芃苓

Think like the whelp.

p1线稿,p2从牙缝间挤出来的(正常)对话,p3用眼神掐架!bu
这个色差让我很崩溃x上色毁所有。

笑他妈死...。飞快摸了个扛肩杀。你别看它很难看...它其实就是很难看。但是它很好笑。从画它第一笔开始就笑个没停x
庆祝自己终于能打上船长水仙的tag x

来辣大家眼睛x17世纪巴洛克风格裙装老麻雀。去某贵妇家住一晚出来就这样了bu

给Todd看? @Dysis 我后来太累了没画Todd x

背景不会x画质也不知道怎么弄才能清晰点。ballball大大们教教我...。

裙装有参考!侵删。

画的时候想在他看的地方加各种各样奇♂gay的东西。忍住了以后发上来的时候又想给他配各种奇♂gay的字。

HIAHIAHIA...他这个手我可是摆了好半天的兰花指x/←住口。蓝鹅还是没画好。画风真的一丝丝都改不了好苦恼x受够这种脸也不好看比例动作都说不过去的草稿流...。唯一画得特别开心的是他发型:D

很抱歉我又来伤害大家的眼睛了x我...没学过身体比例肌肉构造...就全靠自己瞎捣鼓...所以比例万年死...。幼儿型稚嫩草稿流一张普...参考第九道门的镜头。因为普子的手太好看了嗷嗷嗷!还有梳得一丝不苟的大背头也太帅!!私心给他手里塞个羽毛笔x去吧x成为黑魔王吧x

#借梗:有一种方法能让死去的人重生,但必须有一人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死去的人重生后的三天内,那献生的人是透明状态存在。死去的人将会失去近乎全部关于献生人的记忆。这三天内如果能够想起献生人的名字,那献生人也会活过来。##梗源未知x#

#EC#

篇一:http://charlotte-xavier.lofter.com/post/1e33d1c0_c64c3e6

篇二【配图感谢我的心脏!评论区我将艾特他!是位大画触!爱你♡Ann】

浴火(C 死E 救)

Charles先一步在自己的大脑中醒过来。

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他的思维清醒起来。他是个精神能力者,所以形象点说,可以把他的思维比作一座华美的精致宫殿。一般情况下,每一个拥有思维宫殿的人,他的宫殿大多数以现实的一座他熟悉的建筑为原型,Charles的思维宫殿就是他的Xavier庄园,他心爱的学院。所以现在他正在他的思维里的庄园里醒来,如果要再把这幅画面描绘地现实一些,那么现在他是在自己为自己平时思维休息下来时准备的床上醒来,床的具体定位也就是在他现实生活里的庄园的卧房兼书房里。他慢慢环顾了四周,隐隐察觉到一丝丝不对劲。

他站起身来——当然,在他的思维宫殿,他的地盘,他可以让自己重新站立起来——来到自己的书架前,随手抽出一本书来翻开一页,似乎是为了防止Charles窥探到什么一般,他目光所及之处,一行一行的字正在渐渐消失,就像是浓稠的墨水缓慢地被书页的纸张一点一点吸收光了,直至除了一片空白,什么也没留下。

虽然这确实发生了,但这幅景象很不正常,无论在现实里还是他的思维宫殿里。因为这不仅仅是一本普通的书,它是Charles的记忆。书页上的墨字消退得越来越快,Charles急忙往前翻,希望赶上它消失的速度,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直到翻到了扉页,这本书,这整本书,所有的字都消失了。等Charles把书合上,这才看到它连封面上都没有一个字母了。

正当Charles困惑不已时,那本书突然“嘭”地一声爆响从Charles手中挣脱,悬在半空以一种决绝的姿态把自己点燃了。那本书就这样被莫名跳跃起来的火舌舔舐着而吞噬殆尽,最后只有几小片带着火星的纸片灰烬旋转飞舞着落到地板上。

Charles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愣怔了几秒,然后双膝一软,重重地砸向地面,茫然地再度陷入意识模糊的昏厥。

等他真的醒来其实已经是一天后了,正因为他是精神能力者,他的身体远不如他的精神力强大,所以他的身体需要比思维更多的休息,昏睡了一天一夜后才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下在现实中清醒过来。

Charles先是眨了眨眼睛,适应了光线影象后才看清床边围坐着的Raven和Hank,两人都带着一脸的关切与担心。Charles尽力给了他们一个温软的笑容以示自己没事了,但他并没有在他们脸上重新找到放心的迹象反而是更加地欲言又止。最后还是Raven先反应过来,拉着Hank离开房间给Charles一个绝对安静的适合休息的环境。Charles的目光追着他们,直到Hank低着头回避了他的目光轻轻把门带上。

Charles静静地躺在床上,试着活动活动身体,发现又能感知到自己的腿,能力也还在,这是一件让他禁不住高兴起来的事。他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让自己的双腿会失去知觉,不过那一定是段痛苦的回忆,所以忘记也许是一种幸福。Charles就这么麻痹自己地想着。或许过不了多久,他又能像以前一样进酒吧痛饮,他多久没有进过酒吧了?很久。他还在那里遇见了Moira,可爱的女孩。遇见她以后自己为了变种人的利益决定战斗......决定战斗?原本只是放松自己,但是似乎变得越来越奇怪了。他发现他竟然不记得他做了什么了。什么战斗?他确实是个战士,他还有个响亮的名号,Professor X.是Raven先叫响的,他...但是为什么Raven这么叫他?因为Raven喝多了。她和谁在一起喝多了,不是自己?是和X战警们。哦,对,X战警,他当然记得,他们是自己在Hank的帮助下定位...他只是在主脑的帮助下给他们定了位,初代战警们就集结了?

随着回忆得越多,记忆有了大段大段的空白和重重疑点,Charles甚至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是谁,他到底是Pro.X抑或是Charles,这两个身份看起来似乎没有一丝交集,彼此分得那么开,一个是为了变种人权益挺身而出的勇者,一个只是乐衷享受生活的年轻教授,他们真的是一个人吗?Charles思考无终,只得得出一个无奈的结论:如果他们都是自己,那么一定有谁是扮演了粘合剂,催化剂的角色,是那个神秘的人帮助了自己,让自己拥有了多面性。Charles不确定是否应该为此而感谢他。

但现在Charles显然还有一件事很介意,那就是那本自燃的书,和被它带走的消失的记忆。他又一次回到了他的思维宫殿里去,希望就此找到答案和消失的记忆。他想着如果站在书架前一本一本地把书抽出来不停地寻找,就总归会有些收获。但是等他推开思维宫殿的书房的门时书架上触目惊心的大篇幅空缺不由令他倒抽一口凉气。他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

Charles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从未遇到过这种大篇幅丢失记忆的情况,所以他有些慌乱。稍稍镇定一些后,Charles又回想了一遍,这次他试着想了一件记忆中奇异的事——两只大锚带着沉重的钢铁锁链从海里翻腾上来捆住了一艘游艇。这幅场景足够奇异能够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将会是一个帮助他回忆起所有事的引子...Charles一面这么盘算着一面伸出手,书架上一本书应召他的动作而自动飞出,这本书就是带有刚刚那副场景的那段记忆——Charles刚刚接住它就迫不及待地要想要翻开它寻找答案。突然,诡异的一幕重演了,这本书也像之前那本自燃的书一样挣脱了他的手腾在半空毫无征兆地熊熊燃烧起来。Charles来不及惊愕就感到一阵剧痛,他不由惊叫出声,但强撑着没有被疼痛夺去清醒的意识,他明白,如果再次昏厥,他将永远就此错过真相。他抬抬眼看着燃烧的书,意识到书架上其他书很有可能也会是这个结局。

果不其然,像是感应到这本书燃烧的热量似的,Charles眼睁睁看着书架上有好几本书同时发出一声爆响然后就被吞噬在连成片的火海之中,一刹那,火光四起,热浪卷席了一切。

现在他疼痛得再也支撑不住,只是跌跌撞撞地向前踉跄几步就跪倒在疯狂燃烧的书架前,Charles来不及抢救所有书,他只能拼尽全力试图抓住离自己比较近的几本书,但是每一本书都恰好在他刚碰到一点边缘时焚烧成灰。爆炸的砰砰声不绝于耳,火势还在不断扩大,现在不仅仅是书架了,这间卧室,这一整层的房间,Charles的整座思维宫殿都陷入崩溃轰塌的危机。Charles焦急的心境无疑不利于平息这场大火。

火势愈演愈烈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他彻底失去了对思维宫殿的控制。这对于任何一个精神能力者都是有致命危险的。Charles明白失去思维宫殿的可怕性,也清楚如果他在这场大火里没能保全自己,那么他很可能被困在自己的思维里再也无法醒来。除去被灼烧的痛感之外,恐惧的压迫也让他不禁颤抖起来。

终于,Charles抓住了一本离自己很近的书,他抢在这本书把自己烧光之前死死捏住了一角书页。当Charles在触及到这小片可怜的纸张时,奇迹般的,它停止了燃烧,只是从焦黑的边缘上慢慢腾起几缕青烟。Charles惊异地看着它,一股令人惬意的凉意从他捏着纸片的指尖传递到了全身,灼热的空气不再对他构成威胁,同时有一阵莫名的苦楚涨满他的胸膛,有一副影像慢慢透射在他的脑海——

是一个男人。他原本应该有着锐利眼神的灰绿眼眸此刻浸润着泪水,他用拇指轻轻拭去湿润,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然后慢慢地在泪光中展露了一个笑容。

Charles愣愣地看着这幅小纸片上承载的记忆中的影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满足,一切似乎隐约有了答案。他注意到思维宫殿现在不稳定的状态,火势依然蔓延,现在整个宫殿都岌岌可危。他小心翼翼地护着纸片,知道也许思维宫殿将不可挽回地被这场大火摧毁,但拥有了这张纸片的一小段记忆碎片,哪怕只是一眼,哪怕从此被困在自己的思维里,Charles也愿意留在这里护着它不被烈焰吞噬。

地板开始被火焰灼焦开裂,承受不住重量地令四周慢慢塌陷,不断有流火的砖石砸下,Charles几乎是蜷伏在地上用身体掩护住它。火焰越蹿越高,遮住了Charles的身形,湮没了庞大的宫殿。

方才富丽堂皇的宫殿霎时间化为漫天飞舞的灰烬,现在Charles听不见任何声响也看不见任何物像,只是一片漆黑和死寂。这大概就是他接下来的处境,永远地被困在这里。Charles跪在原地没有动作,他沉了沉心,准备迎接日后漫长的寂寞。

但是突然,Charles手里的纸片开始发烫着亮起光来,他绝望的看了它最后一眼,以为它终于也要烧起来,但它却越来越亮,最后成为耀眼的白光。光线跳跃着发散开来,以这张纸片为中心,折射,蜿蜒,像丝线一般开始层层密密地编织,逐渐从线条变为平面,又从平面变成立体空间,然后有条不紊地展开,比刚刚更加雄伟辉煌的宫殿被建立起来,也更加坚固,这意味着他的精神力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他的思维将更加坚不可摧。Charles为这样奇迹般的转变感到欣喜,或者狂喜也不为过。空中还在飞舞的灰烬像有生命一般生长成为新的雪白纸张,一张一张地聚合,形成厚厚的书然后悬浮着整齐地回到了更高大的书架上,刚刚遭受如此浩劫的Charles则显得有些虚弱无力地跪坐在宫殿正中央,书架的最下方,但还是忍不住微笑着环顾新建成的思维宫殿。手里的纸片受到感召从他手里飞出,和其他纸片团聚,它们重新合订成为一本厚重的书,在柔光加持下轻轻地重新落回他的手里。Charles擦去刚刚也许是被烟熏到了而留在眼中的泪光,坚定地捏了捏手里皮质封面的书,目光柔和地低头看向手里书的封面,封面上有烫金的书名:

“Erik Lehnshe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