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苓

Think like the whelp.

恋恋书中人 第二章

·CP:《加勒比海盗》船长水仙
·我感觉是个AU但是我也说不清是个什么AU.恋恋书中人AU?
·作家小麻雀/主角老麻雀(斜线有意义)
·小麻雀:杰克·史密斯
老麻雀:Jack Sparrow

Chapter 2

一阵冰凉的失重感。

“醒醒。”

渺远的声音传来,杰克本能地想要遵循它的内容。眼睛仅有光感却不能睁开,所以他尝试挣扎。奇怪的是,手脚似乎都受到压迫而动弹不得。

“醒醒!”

身体控制权随着这声呼唤而回归。杰克猛地睁开眼睛,但酸胀干涩的眼睛除了明晃晃的光没能捕捉到任何图像。

“你总算醒了,听着...”

我听着呢。杰克想回答他,但是那个声音接下来就被越来越吵的滴滴嘟嘟声打断了。

原来这是一个梦。但杰克确实有些呼吸不畅,急于摆脱溺水的感觉,杰克忍着灼烧痛感开始大口呼吸,仍然带有浓郁海腥味的空气涌入胸腔。他开始剧烈咳嗽。

等他终于稳定下来,意识到这是新的一天时,烦躁的情绪又卷袭了他。他的灵感就像背信弃义的海鸟,许诺他渺远的海岸线然后又飞离他的小船,消失得无影无踪。

滴滴嘟嘟响的是楼下的电话,杰克来不及穿鞋,匆匆套上一件薄外套就从楼上下来,刚巧赶上电话的最后一组循环铃。

“Jack·Smith speaking.”

“杰克!杰克,是我,Will.还有Lizzy.我们要结婚了——”Will语气中难以掩饰的兴奋让他的声音大得刺耳,而且他那边的背景音也吵得可以,杰克不得不把听筒拿远些。

“祝贺...”杰克把这事可能想得有些简单了,他的祝贺语还没说完Will就打断了他。

“我们打算去旅游!当然,第一站先来你这里看看,住个一两晚...”

“我没...”杰克脑中警铃大作。

“没关系,我和Lizzy都知道,不需要礼物,你的下一本新书出版时送我们一本就行,怎么样?就这么说了,我们明天到!”Will非常善解人意的一番话把杰克的话又堵回喉咙里,杰克只能含含混混地答应着挂了电话。

老兄,我不是不想送你结婚礼物或者没钱送,我只是想拒绝你来我家住。这句没说出口的话和地板的凉意拧在一块,直往他的胃里钻,杰克这会儿真的不怎么舒服。

杰克认命地收拾起屋子,Will和Elizabeth都是他的死党,在他还没从中学退学之前的同学。他老早就看出他们两个有些黏黏糊糊的小秘密,但是两个人都不开窍似的死不承认。现在他们要结婚了,杰克一点也不意外,他唯一的愿望就是离这两个甜得发酸的人远远的,所以逃到了这座城市,唯一没算准的是他们俩居然锲而不舍地追着恶心他。好吧,再忍让他们最后一回。

这双袜子该放哪?周三穿它吗?如果穿,它就该被放在楼上的柜子里。但是...天啊,他真的不想再爬一趟楼梯了。好,先放开袜子,或许待会儿可以把它要拿上楼的一并带上去;或许...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好极了,现在的安排正是杰克喜欢的,他正抱着速食通心粉盒,恨恨地数着通心粉的根数,与那双不该留在楼下的袜子对峙,并和身边一堆不够整洁的物品抢到沙发上的一小片位置。

通常都是这种时候,灵感喜欢挑这种时候突然撞他一下。杰克停止咀嚼,闭上眼睛,不想错过一丝火花,快啊...想到些什么。

还是没有。

没有任何东西划过大脑。嘴里通心粉的味道也不够完美,番茄酱多得泛酸。杰克突然没由来地恨上海鸟。

现在是15:46.杰克解决了他不伦不类的一餐,受到有客来访的威胁,他没敢随手把纸盒一搁。出门倒了趟垃圾,还顺手扔了一些他再也无力收拾起来的东西,现在家里看起来稍微好一些了。

除了沙发上的重灾区。

那里东西又多又杂,如果直接扔掉,他势必会有在垃圾筒里翻找东西的后续动作,为了避免这样,杰克只好耐下性子继续收拾。

这是什么?杰克从沙发上找出一块被说是破布也不为过的...破布。当然只能是破布!它看起来满是折痕,污渍,甚至还有被虫蛀出来的洞。

杰克一时判定不了它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东西,但他确实想把它扔了,不过在这之前...

杰克甚至没能真的实践扔出去的动作就不省人事地睡死过去。

就...真的很服滤镜。非常害怕。p3的原图比前两个简直不知道low到哪去...。

恋恋书中人 第一章

·CP:《加勒比海盗》船长水仙
·我感觉是个AU但是我也说不清是个什么AU.恋恋书中人AU?
·作家小麻雀/主角老麻雀(斜线有意义)
·小麻雀:杰克·史密斯
  老麻雀:Jack Sparrow
·群里大家群策群力脑来的梗!然后加上觉得和恋恋书中人有些像,脑洞在我脑中具象化了x希望自己不会坑掉x

Chapter 1

他没有灵感。

杰克失去了灵感。他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对着自己打字机上的一沓空白稿纸发呆。直到他终于开始眼睛泛酸,对着第一张纸上先前不小心摁下的句点感到不满。他突兀地站起身来,忍受着一阵眩晕,粗暴地扯下那张纸揉成一团,随手丢进桌边早就满了的废纸篓。

这是他几天来第一次踏出屋外。而这次出门并不是他梦寐已久的一趟令人放松的短途出游,途中甚至连公园都不经过。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仿佛被无限拉长,在他备受煎熬之后才总算到达了他的目的地。

然而煎熬并没有结束。他的目的地是一个充斥着不知名熏香,光线昏暗的小屋子。

“我带来了。”杰克朝着屋子黑暗角落一扬手里薄薄的一摞纸,“我的稿子。”

一支缠满刺青的手应声从阴影里伸出来,轻巧地捏住那摞纸离它最近的边角。那手的主人,一位深肤色的女人,缓步离开阴影露出面容。她不发一言,垂下头去阅览手中纸稿。

杰克觉得时间就要凝固在这一刻。半晌,女人的脸上出现笑容。“杰克,你什么时候开始写这种文字了?”

杰克被问得一愣:“Tia?”

Tia把稿纸推回他的怀里,伸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抬眼和他对视。“杰克,我认识你很久了。我是你的心理医生,不是你的编辑。你用这种文章说服不了我。”

杰克虽然比她高出去半个头,但依然在这一瞬有种被她彻底比下去的感觉。他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Tia仔细观察着他的反应,转而伸出手想去触碰他的脸颊:“Jackie,专门给我写一篇怎么样?Just do that for me.”

“但我没有任何灵感。还有,Tia,别叫我Jackie.”杰克几乎没有犹豫地在她要求出口的同时就进行了反驳,并向后挪动一小步错开她的手。

女心理师毫不在意他抗拒的态度,笑着敛下目光,收回手,自顾自地说了一连串:“就写写你的生活,你身边的事。最简单的随笔,再糟糕我也会喜欢。”

杰克完全被这个可怕的女巫噎住了,只得接下任务,转身出了屋子。走在回公寓的路上,他有种大败而归的错觉。

结果杰克没能顺利回到公寓。他的副编兼助手Gibbs急急匆匆赶来把他直接接到一场鸣谢会上——他的三周年短篇合集售罄了。

“快,要没时间了,我给你的公寓打电话但你...杰克,你手里拿的是什么?”Gibbs一边猛拨方向盘完成了一个急转弯,一边也没忘记嘴上念念叨叨。他甚至抽空看了杰克好几眼,并注意到了杰克手里的纸稿。

杰克借着急转的惯性歪斜身体,把纸稿折成小片塞进衣兜:“Nothing,Gibbs.”

“Fine.”Gibbs也就真的没再追究,专心开车,把杰克送到地头。

赶到的时候,仅仅是在下车的路边,杰克就已经能够听见场地内掌声雷动。大约是迟了。他三步并做两步从场地后门蹭进馆内,一直跑到舞台侧面的帷幕后面停下,稍稍喘了几口气平稳呼吸。所幸还没轮到他上台。

“我第一次见到杰克时他19岁,那时他已经稳坐畅销书作家榜首好几个月了。当时我就在想,一个下巴上依然长着青春痘的中学肄业青年,居然可以带给我们极有可能成为经典的作品。”台上讲话的是出版人巴博萨。他带着一贯张狂的笑朝台下观众开着杰克的玩笑。

真要说起来,杰克还算擅长对付类似发布会鸣谢会这些个会的。他灵活的反应,幽默的话语,足够掌控场内的氛围。当然还包括会后的party.他会是人群中最显眼的那一个。

但不是今天。不该是今天。他的心里被失去灵感的烦躁盘踞,勉强应付过了这个突然的鸣谢会和party让他耗尽了精力。

直到喝干杯中最后一滴酒,和最后一个喋喋不休的人反反复复地道别。他终于得以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但他已经再也没劲上楼进入卧室。酒精也让他的意识昏昏沉沉,更糟的是他好像闻见了海腥味。介于晚会上的食物并没有海鲜,他怀疑他回错了地方。

或许是幻觉?

他俯着身子摸索半天,确认了前方的物件就是他家的沙发,太好了,最后的顾虑也消除了。

杰克以趴下的姿势直接扑在沙发上,一个尖棱的物体抵着他的胃。他感觉就快要吐出来了,不得不伸手把那个小尖硬块摸出来。

哦,是被叠成小片的纸稿。Tia的写作任务...

这个想法刚刚在脑海成形,模糊的意识就堕入了黑暗。杰克没有感到以往入睡的舒适和满足,原因可能非常多,他不想也来不及一一列出来了。不过如果非要形容...

我好像溺水了。

旧货补发。遇见没捉到的听力那空,从容地摸个小鱼放松一下。

日常练笔x戴阿米的黄金海岸真美丽...让老麻雀如愿以偿浑身上下都是金子xxx

p1线稿,p2从牙缝间挤出来的(正常)对话,p3用眼神掐架!bu
这个色差让我很崩溃x上色毁所有。